返回顶部

“我的高考”征文选登:那年(文/刘吉)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5-22 13:35:54)  来源:四川在线  
编辑:张敏  

我在前天知道了姑丈肝癌晚期的消息。 下个月我就要去军区医院实习了,距高考已经三年。被时间追着跑的这几年感觉高考已经离我很远,但在听到姑丈的噩耗时,一瞬间把我拉回到高三那年。 我在四川南部某高中读书,在懵懵懂懂中进入了高三。高三并没有印象中的那么辛苦与繁忙。父亲是矿工队长,挣钱得过且过,并没有为我的学业和家庭付出很多。但进入了高三后,他就改变了,恐怕是因为儿子马上高考要进大学,感到了压力。姑丈承包了一个矿,父亲为了每个月稳妥的经济来源,选择去姑丈那儿帮忙。姑丈是一个极其大男子主义的人,嗜酒如命,脾气火爆,加上我父亲也是个不挨骂的种,两个人经常吵架。 不过为了我能安心备考,父亲一直忍让,家庭之间的关系还算良好。 我由于数学成绩还不错,有一点优势,但由于偏科,成绩属于中游偏上。自己不服输,艳羡成绩好的同学,为了争取多的复习时间,和班上玩得最好的两个哥们在外面租了房,晚上22:40下了晚自习后还可以在出租屋里看一会儿书,放假也不回去。平时就和父亲打电话,他总会吐槽姑丈,说姐姐不应该找这种男人。

高三模拟考试。我记得一模成绩600多,二模五百二十几分,三模四百七十几分,一次比一次差,即使过了三年,我仍然记得当时心里那种被千斤石头压着的透不过气的感觉,以及整个人快要散掉的无助感,甚至在政治课上,我因为成绩上不去太过自责无法自拔而冲出教室发泄绝望。真是绝望的高三,当时我是这样想的。成绩一直上不去,考个好大学希望渺茫,以及和喜欢的女生彻底断绝了来往,不能再糟了。 高考。我至今记得考完最后一科英语的那个下午,感觉像是做梦一样,我失神的走出了考场,还回头望了望教学楼。是的,高中生活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。 所幸过了重本线进了大学。父亲也在我大一的时候彻底受不了姑丈,选择出去单干。 今年父亲因为矿区停产骚乱作为队长被抓;姑丈肝癌晚期,医生预计最多活6个月。两个家庭、两个男人,作为各自家庭的唯一经济支柱,倒下了。 我怀念高三那年无忧无虑的日子。

管学习苦闷、暗恋未果,可心中没有牵挂,只有高考这个目标,尽情挥洒青春。高三那年家庭的完整和和睦、父亲暗自悄悄吐槽姑丈的情景、姑丈喝酒骂人的神情等,在高考后不再有。我现在打字的这台电脑,是高考完姑丈给我买的,我想那个时候他应该是肝癌早期了吧,一直没重视。过了三年,电脑还运行正常,他却得了绝症。 我也要扛起这个家了。

高三真好。

(文/刘吉)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